发达国家产能过剩是市场经济的盲目性造成的

2021-03-23 14:26

亟待理清政府和市场边界

截至2013年,我省提前两年全面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“十二五”落后产能淘汰任务,去年淘汰炼铁产能210万吨、水泥产能328万吨。近年来结合化工行业整治、太湖流域工业污染治理等,关闭各类落后小企业800多家。

结构性过剩蕴含转型契机

梳理世界经济发展脉络,产能过剩这一经济现象并不鲜见。在市场需求萎缩的大背景下,这一轮产能过剩该如何化解?

省社科院院长刘志彪认为,由体制性因素导致的产能过剩源自地方政府的gdp追求和投资驱动,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,最后“优不胜、劣不汰”。“企业经营困难、财政收入下降、金融风险累积等诸多问题的根源都在此,解决的办法就是深化体制机制改革,切实转变政府职能。现在不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,将来代价更大”。

纵览全球经济地理,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,发达国家是全球主要市场,资源富集国家提供资源,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是全球制造中心,三极之间的供需大循环形成资源合理配置,带动上一轮全球经济繁荣。危机发生后,发达国家普遍陷入债务危机,新兴市场空间有限,原有稳定的供需循环被打破。

腾笼换鸟,

“江苏的资源环境承载力已接近上限,不能再在中低端产业上‘铺摊子’。”省经信委产业政策处处长缪鸣坦言,结构性产能过剩将倒逼企业调整产品结构,实现化解产能过剩、推动产业升级“双赢”。

近一段时期,我省认真梳理在市场经济管理中的“越位”“缺位”问题,提出转变管理理念,完善管理方式,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。省政府出台的意见明确,及时清理废除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采取的土地、资源、税收、电价等损害公平竞争的优惠政策,财政资金不得支持过剩行业扩大产能。

省经信委副主任高清分析,最近10年我国出现三轮较严重的产能过剩,前两轮分别是1996-1999年、2005年前后,本轮是在第二轮过剩没有彻底消除的情况下,又面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市场需求急剧萎缩,致使过剩再次凸显。

编者按 保持合理的产能规模是经济稳健发展的基础,受发展阶段、发展理念和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影响,我国传统制造业产能普遍过剩。壮士断腕、主动化解,成为江苏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。经省委常委会审议,省政府近日出台化解产能过剩矛盾的实施意见。围绕这一主题,本报今起推出“化解过剩产能进行时” 系列报道。

市场变化,

“钢铁业最关键是实现区域产能平衡。”常熟龙腾特钢董事长季丙元分析,钢铁销售半径在300-500公里,把握这样的原则发展就不会盲目。龙腾主要生产船用型钢、钢球、打桩用钢等高端产品,与沙钢等形成差异化竞争,2013年销售收入超百亿,同比增长10%左右。

难指望外需复苏消化产能

功能“错位”,

“还应看到投资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这一新挑战。”省委党校经济学教授谈镇分析,发达国家再工业化进程加快,新兴市场国家加快产业转型,加剧了供求格局失衡,“不能单纯指望国际市场复苏来化解中国的过剩产能,江苏不少产业以出口为导向,更应深刻认清形势。”

记者采访中,苏南等地发改、经信部门将政府干预经济导致的产能过剩称之为“体制性过剩”。某市一家光伏企业曾一年接待上百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党政代表团,这些人回去后就开会动员,四处招商,争上项目。钢铁行业从2006年起就提出削减产能,结果全国从当时的5亿吨调到现在的10亿吨,地方政府是重要推手,2013年前11个月吨钢盈利仅4.2元,整个行业产量高、效益低。

市场经济条件下,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是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。“发达国家产能过剩是市场经济的盲目性造成的,我国的产能过剩还有政府干预方面的原因。”省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田伯平指出。

“市场之手”和“政府之手”如何协同发力?全省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,通过产业政策树立鲜明导向,向市场和社会发出强烈信号:高端的、绿色的、有市场前景的、有核心竞争力的产业要坚定不移地发展,落后的、高污染高耗能的、低层次低效益的产业要坚决摒弃。

回想这两年,常州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感慨“做企业还真没这么难过”——欧美国家接连出台“双反”调查、贸易壁垒,国内产能出现过剩,光伏行业亏损严重,不少企业退出市场。

产能过剩这个大背景下,也蕴含机遇。比如,钢铁行业低档产品严重积压,但高性能的冷轧薄板、涂层板和硅钢等仍需大量进口;技术含量较低的散货船、油船过剩,但高技术船舶产能过剩并不明显,豪华邮轮等在中国仍是空白;1兆瓦以下的小风机产能过剩,而适应发展海上风电、3兆瓦以上大风机供不应求。

新兴的光伏如此,钢铁、水泥、平板玻璃、船舶等传统行业更不乐观。2012年,我省生铁、粗钢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7%、76.3%,水泥熟料、粉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7%、68%,平板玻璃产能利用率为77%左右,造船产能利用率为74%。上述4个行业除水泥熟料外,产能利用率好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低于国际公认的79%-83%合理水平。

化解过剩的主要途径是“消化一批、转移一批、整合一批、淘汰一批”,省政府《意见》明确了未来5年化解任务——钢铁压缩700万吨、水泥压缩1000万吨、平板玻璃压缩300万重量箱、船舶压缩1000万载重吨。缪鸣说,这一轮化解既量化为产能刚性数量减少,又注重优化产业布局,“具体操作时必须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两只‘手’的作用”。 (黄伟)